“等到这雪下得够长,低回尘埃埋下火种。或许有一度春风不负微草枯荣。”

全职相关,横向跳坑ing。
是一个王吹。

仍少年(5上)

第二天方士谦是被黄少天的大喊声吵醒的。


“你们两个怎么这么晚了还没起床?我跟文州都去街上转悠了一圈了临安不愧是名城啊连集市都比我们那大了快一倍!快点出来快点出来!猜一猜我们在街上碰到了谁?”


方士谦心想您这么说还能碰到谁啊当然是叶修呗。

然后旁边的人替他开口大声冲外面说。

“还能有谁啊,叶修呗。”

平时冷淡的嗓音带了一点起床气似乎显得意外的可爱,方士谦心想。

然后他看到旁边的人站了起来。

衣冠整齐的,站了起来。


“我去老王你什么时候穿好衣服的啊?你怎么能这么无情弃我而去投向敌方蓝雨背叛了我?”方士谦震惊。

“我早就起了啊。”王杰希答。

“那你怎么……?”

“哦...

仍少年(4)

﹥﹥﹥  (3)


事实果然不出叶修所料。


直奔嘉世的微草和蓝雨一行人没找着叶修,倒差点被官兵逮了个正着。

喻文州本想着嘉世这几年的情况再糟糕毕竟也有叶修这个凭一杆却邪封神的家伙在,总出不了什么大乱子。

没想到他们过去时嘉世倒是一派繁荣,可却俨然已是和官兵谈判好了的模样。帮派门口分别由一队官兵和一队嘉世年轻一代弟子把守着,他们如果过去的话就等于是自投罗网。

嘉世的情况远比他们预想的要糟。


和王杰希对视了一眼,喻文州便明了对方想法和自己一样,于是干脆地转头就走。王杰希随后跟上。黄少天虽然跟不上一个半心脏的思路,但本着帮主最大的原则,也...

【方王】仍少年(3)

﹥﹥﹥(2)



蓝雨两个人就跟赖上他们了一样一路跟着,王杰希无奈,想了想问出了一个从最开始就想问的问题。

“你们蓝雨是不是也……”王杰希斟酌了一下用词,才开口道,“被灭门了?”


他这斟酌得还不如不斟酌呢,王杰希眼见着黄少天本来阳光灿烂到丧心病狂的脸色一点点黯淡下去,喻文州脸上的笑意也一瞬间收敛了。

觉得自己是问的冒昧了些,但两人的反应却正好是印证了自己的猜测,王杰希觉得江湖最近也太不太平了一点。

不过说起来最近不太平的又岂止是江湖啊。

想安慰一下蓝雨二人又无从说起,毕竟他们都是没有家的人了。王杰希只能沉默着拍了拍二人的肩。


半晌后还是喻文...

【方王】仍少年(2)

﹥﹥﹥(1)


王杰希是那天早上起来时收到方士谦的鸽子的。

信笺上仍是方士谦惯有的语气,一字一句却在陈述一个事实:

他要回来了。

方士谦要回来了。


信笺上还带着一股不甚浓郁的腊梅香,一点一点却沁人心脾。

王杰希不免在心里嗤笑方士谦出去了这么久别的没学着什么,一些江湖子弟的风骚习气倒是学到了不少。

然后起身想换上平时穿的长衫,却不小心因为走神穿反了三次。


方士谦跟两个小少年讲着自己当年的“英雄事迹”,讲着讲着却连打了三个喷嚏。

他心想是谁一大清早就想着他呢,然后接着讲了下去。


夏天的山路上虽然炎热,但好歹也有那么多树遮着,...

【方王】仍少年(1)

是这样的,在脑海里打了个大纲以后我发现我的笔力还不足以撑起一篇全员向的长篇。

所以悄咪咪地改成了cp方王的中篇。

然鹅lo主对于字数的估计向来不大对x

所以就顺其自然吧(摊手

想尝试一种新的写法。


﹥﹥﹥一个特别正经的序章


“喂!喂!”


高英杰正在边走边看地图顺便研究传说中的微草山庄在哪里。旁边刚刚遇到的乔一帆虽声称自己知道微草山庄的大概方位,却不巧是个不认路的。两人毫无头绪地绕了半天也没找到微草山庄,心下正焦躁着,也没有去注意远处似乎是在呼唤他们两个人的声音。


“喂!前面那两个娃儿!你们知道微草山庄在哪儿吗?”后面的人似乎是有些着急,把问题也直...

【方王】仍少年(0)

“他们跌落尘埃过也荣光加身过,可待到千帆过尽之时,仍是昔日的少年。”


微草惊变的时候,王杰希还正当年少。


师兄方士谦一如既往地看他不顺眼,看他练剑都会忍不住讽刺几句,这本是再平常不过的一天。


然后守着山门的童子突然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


“大师兄,二师兄,不好了!官府的人打进来了!还有几个江湖门派也一起,说我们微草常年为祸一方,为肃清地方风气故来剿匪!现在、现在掌门已经快撑不住了!”


方士谦大惊,语气也带了三分怒意:“他们几时管过这片儿的穷乡僻壤,连饥荒时都不曾派发过救济粮,都是我们在帮忙!他们……”


王杰希却是抬手堵住了他的话:“先去看看。”他沉...

© 慕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