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这雪下得够长,低回尘埃埋下火种。或许有一度春风不负微草枯荣。”

全职相关,横向跳坑ing。
是一个王吹。

【黄喻】Always With Me

  • 黄少天x喻文州,黄少天x喻文州,黄少天x喻文州,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w。虽然不开车攻受并不会有什么区别?然而我喜

  • 题目是一首肥肠喜欢的歌儿虽然和本文并没有什么大关系但私心觉得hin适合这对!

  • 其实是本来预定的黄少生贺但因为本鸽咕咕咕咕咕了(。

  • 这只是上(。


黄少天推门而入的时候喻文州正坐在电脑面前背对着他打荣耀,黑暗的房间里一隅的光线映在脸上格外吓人。于是他就顺其自然地打算吓吓喻文州,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趴在了喻文州背上。

喻文州却没有如他的愿被吓到。屏幕上浮现“荣耀”两个大字的同时转椅打了个旋,黄少天差点没一个趔趄扑上去,然后喻文州站起身来打开了灯。

“少天,你怎么这么晚了还不睡?”喻文州声音里带着点明显的笑意,黄少天顺着他的目光看下去,发现是汇聚在自己手上拎的夜宵的时候脸腾地一下就红了。

黄少天手忙脚乱地解释:“没有这是郑轩饿了托我出去买的不是我饿了!再说我们现在不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呢正需要补充补充营养才能长得更高荣耀打得更好啊。”

喻文州面无表情地等他解释完,然后从善如流地向他伸出手:“我也正在长身体。”

黄少天愣了片刻以后痛心疾首:“文州你变了。”


“一开始你还在训练营的时候,多可爱一小孩啊每天看见人就笑,啊?然后还知道帮前辈买点心带早餐什么的。对我比你早进入队里我就是你前辈!”黄少天在喻文州示意他说说自己变了哪里以后就立马在喻文州刚刚转过来的椅子上坐下并且开始了自己声泪俱下的指控,“而且你当时都不知道还嘴的!温和有礼貌多好啊怎么现在就长成这样了呢?”

喻文州说:“我现在还是很温和有礼貌啊。”

黄少天说:“哪有你看你还抢我的夜宵吃喂喂喂那是最后一个奶黄包了!是我拼死从食堂阿姨做的明天的早饭中抢出来的!”

喻文州慢条斯理地嚼完奶黄包隔着中间的黄少天在自己的电脑旁边拿了张餐巾纸擦擦手擦擦嘴,然后才说:“你看我刚刚已经没把奶黄包往你嘴里怼了,我就很温和有礼貌。”

黄少天说:“那你倒是怼啊我等着你怼!”

喻文州笑了一下说:“不行啊我要长身体。”

然后想了想他又说了一句:“啊原来这个是你的夜宵啊,抱歉。”

黄少天觉得喻文州是一早就知道这是自己的夜宵并且强忍着把喻文州刚刚塞过来让他帮忙扔垃圾桶的餐巾纸往他脸上怼的冲动。


“不过文州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训练室?”黄少天从转椅上站起来和喻文州并排坐在桌子上。

“练习呗。”喻文州说了一句后就不作声了。

而黄少天也是深知他手速上的缺点与温和性格深处的不服输,一时间也没说什么,半天后才叹了口气,给了他一个轻飘飘而又沉重的肩并肩的拥抱。

然后又沉默了一会儿,黄少天突然小声说了一句:“文州,我总觉得,我们这样还少了些什么。”








发上来只是让你们知道鸽系博主也还是有更新梦的。

这么短的原因是本人马上赶着去投胎军训,时间来不及要出发了。

等我五天还是六天后回来休息那一天再更吧。

评论(2)
热度(17)

© 慕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