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这雪下得够长,低回尘埃埋下火种。或许有一度春风不负微草枯荣。”

全职相关,横向跳坑ing。
是一个王吹。

【巍澜】拍戏有风险接戏需谨慎(下)

我最近才看到bygg那个“黑袍哥哥慢走”是他即兴发挥的hhh

之前纯属乱编居然还能编得和现实重合

我真是太机智了他们真的是太好了呜呜呜和我想象中的一模一样有一种幻想照进现实(??)的错位感。

  • 继续OOC。

  • 灵感来源鹤相欢劳斯的图。

  • 博主今天脑壳儿疼懒得写简介大概是特调处人继续吐槽剧情。

上集剧情点击收看楚姐在线精分赵处在线发骚~


赵云澜趁拍戏的空余在b站上开了个直播。

“现在你们看到的是我们特调处拍摄的现场哈,”赵云澜举着手机转了一圈好让观众看清现场的布景,然后就朝某一处走去,“哎这位龙城大学的学生说要见见你们沈教授?诶嘿我现在就是要带你们去见他。”镜头一阵剧烈的摇晃以后屏幕上除了赵云澜的脸又多了远处的一根柱子,柱子上绑着一个人好像是……沈巍?

“没错这个被绑在上面的就是你们沈教授,他现在非常忙……对,非常辛苦,不能和你们说话,”赵云澜停顿了一下回答了弹幕上的一个问题,脸上依稀闪过一点心疼,“不过呢这么一对比你们沈教授的老公我是不是就显得英明神武帅气非凡呀。”

远处还在拍摄的沈巍仿佛感受到了什么,冲着赵云澜的方向无奈地笑了一下。

弹幕里刷过一片“啊啊啊啊啊男神笑了好好看”。

赵云澜思考了片刻该怎么处置这种在自己直播间里疯狂赞美沈巍的人,非常大公无私地觉得她们说的很有道理顺口夸了她们一句,然后干净利索地,关了直播间。

远远观望的编剧:诶直播这个元素还不错要不加进剧本试试?


对着镜子看了一会儿自己现在的打扮,又一撩两条龙须(??)看了一眼,赵云澜决定还是给造型师扣点鸡腿好了。

她们是没看见过沈巍画的昆仑吗怎么弄的这么丑?

要是有谁笑他造型他扭头就走!赵云澜愤愤地想道。

然后他看见了刚化完妆换完衣服一副害怕自己新造型奇怪含羞带怯模样出来的沈巍眼睛瞬间一亮一个箭步过去一挑沈巍下巴:

“嘿哟小美人出来了~来给爷笑一个!”

沈巍有点脸红,手却没忍住一拽赵云澜刘海,并顺口问了一句:“诶你这又是什么新造型啊?怎么整的跟个突厥小王子似的。”

赵云澜扭头就走。

沈巍一脸莫名其妙。


赵云澜终于再一次实现了他调戏小美人的心愿,虽然除这以外的所有剧情编的都令他很想骂娘。

实在忍不了了他一把拽过旁边的林静长叹:“诶你说这剧里的‘赵云澜’没武力值最开始枪都拿不稳还连昆仑都不是,那他是靠什么当上镇魂令主当上特调处处长的?”

林静觉得领导难得这么惨来找他诉苦一时还有点想安慰他:“阿弥陀佛。”说了一句以后又不知道该安慰什么好除了骂编剧。

赵云澜瞟了一眼化妆间里的镜子端详片刻:“凭我长得帅么?”

林静:……操蛋领导果然还是那个操蛋领导。刚刚想着要安慰他的自己真是太甜了。


沈巍两次拽赵云澜头发果然遭了报应。

一副夜尊扮相的他装凶装了一半被赵云澜忍不住扯头发然后破功的例子数不胜数。

有一次赵云澜一不小心劲儿使太大把假发扯掉了,两人同时破功笑出声到最后整个剧组莫名其妙都大笑起来。

道具组的人边笑边拿走扯坏了的假发再去换一副。

导演边笑边奋力瞪了赵云澜一眼结果自己笑得更厉害了。

“诶我说,”赵云澜用力推推旁边即将笑掉面具的沈巍,“早知道还有这么一档子事当时就留那个鬼面一命了,不然现在还可以拉拉壮丁。”

沈巍当他是在说笑继续笑。

赵云澜无奈地笑了一笑:“我说真的,现在对着你我完全都严肃不起来啊总想笑场。”

“不过,”赵云澜接着说,“沈教授精分得不错,继续努力。”


大庆崩溃地“喵呜”了一声并且用力挠了赵云澜一下:“这就是你说的要给我cp?我cp就这么死了的吗?还不如给我小鱼干当cp呢!”

林静同样崩溃脸:“别提了我那个cp出来和我一起水了几集剧情以后就消失了再出现就是在胃里了。”

大庆推他:“你这个还在别人胃里的人没资格说话。”

林静说:“哦那沈教授也还在夜尊胃里呢。”

大庆:“……这什么破编剧怎么不在夜尊胃里凑四个人打桌麻将呢。”

林静不知道想到哪里去了露出了一个笑容:“三个人玩斗地主也行。”


所以这就是最后夜尊胃里有四个人的理由吗?

林静在绿幕里看到又进来两个人的时候简直槽多无口连旁边躺着的沈巍也是无语了一阵子。

林静尴尬地站了一会儿然后冲新进来的摄政官和地君试探着挥了挥手:“Hi?”

他余光瞟到那边正在对戏的楚恕之和郭长城心想:你们在那里搞大象,我们在胃里打麻将。诶还挺押韵。


“不如我们打个赌吧?”

“赌什么?”赵云澜这个时候眼泪已经十分真情实感地在眼眶里兜圈了,说话的声音也哑了许多。

沈巍的眼睛隔着眼镜片都能看出泛着红:“不管过了多久,不管去到哪里,你我总有一天,还会再相见的。”

赵云澜沉默片刻,并未像剧本里原来写的走远,而是向前跨了一步,闭了闭眼用力地把沈巍拥进了怀里。

沈巍愣了愣,最开始只是轻轻地把手覆了上去,后来越来越用力甚至勒得赵云澜有点生疼。


“卡卡卡卡卡。”导演走过来喊了停,“重来一遍啊这段不能播。”

然后他走回去,过了一会儿轻声说了一句:“不过这里……是该有个拥抱。”


结束以后一群人冲过来收拾东西给两人卸妆擦汗,两个人之间一下子隔了一群人,饶是赵云澜此时有千言万语要说也没办法了,最后只能跟沈巍喊了一句话:“终于演完了,先回家的留灯留门。”

然后加了个只有沈巍能看见的口型:“爱你。”

沈巍在一群人的簇拥中脸慢腾腾红起来地很有过程感。

赵云澜心满意足地转身走了。





亲妈发的糖太棒辽我之前的难受完全都被补回来了!

所以这就是我的(下)过了这么久才出来的原因(

以及不要深究不要深究我知道拍戏要先看完剧本不会是当场才知道的(

其实还有个相关的脑洞在这里提一下我就懒得写了

就是拍完戏以后众人看弹幕的故事有几个经典弹幕还出自特调处中人,然后被赵局长狠狠地收拾了,over

评论(6)
热度(110)

© 慕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