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这雪下得够长,低回尘埃埋下火种。或许有一度春风不负微草枯荣。”

全职相关,横向跳坑ing。
是一个王吹。

【巍澜】拍戏有风险接戏需谨慎(中)

  • 又名 你们对剧改一无所知

  • 不要当真这其实就是对剧版的吐槽……以及OOC和时间线大跳跃预警

  • 脑洞来源于鹤相欢老师的图,她超棒

昨天那里断的不大好所以我又加了一段辣……看不懂开头的可以戳链接回去再看一下。

前情戳今天赵处不仅需要自己卖身还要拖着特调处人一起卖身~





拍戏这事儿倒是比赵云澜原来想象的要风平浪静一点。

毕竟演的都是自己没什么难度。

除了林静因为常常没忍住冒出句佛号NG了很多次尸王楚恕之因为太凶吓到过几个工作人员。


只是……

“我说啊,能不能反派都不要这么杀马特,诶那个谁演阿杀还是阿紫的那个年轻人,一好好的小伙都被造型祸害成什么样了。”赵云澜旁观沈巍和那人拍在绿幕里的打戏的时候没忍住跟导演吐槽了一句。

“赵处,”那个年轻人远远听见了这一句并回头跟赵云澜说了一句,“我叫xxx,而且我演的那个是烛九,不叫阿杀也不叫阿紫。”

“啊这样吗?那可能是……我之前没看清演员表,剧本里不也没怎么出现这紫毛的名字嘛。”

“……”年轻人在NG了一条重新拍的时候听见赵云澜这句还是没忍住继续回头,“您上次吐槽我头发的时候我刚刚跟您说过我名字。”


“卡卡卡卡卡。”导演终于忍不住大步走向赵云澜,“你能不能在人家演戏的时候消停一点?”

赵云澜闭嘴,过了五秒以后又忍不住重新开口,“那导演大哥您能不能给造型师多加个鸡腿让他突出一下我们演员的帅气而不是杀马特?”



所以这就是赵云澜的刘海后来从齐刘海变成两长条中分的理由。

赵云澜看了看自己的新造型忍不住再次发出灵魂的拷问:“导演大哥啊,你说实话你到底是给造型师加了鸡腿还是扣了鸡腿还顺带把盒饭也扣了?”

导演:“……我加了。”

赵云澜:“……哦那你下次还是给造型师扣鸡腿儿吧。”


刚换下黑袍使装束的沈巍走过来看了一眼赵云澜的新造型,顺便忍不住用两只手扯了一扯赵云澜两边的刘海,最后中肯地评价:“你这样还挺好玩的。”


赵云澜仿佛是给导演展示了一下什么叫大型双标地脸色瞬间多云转晴:“那这个造型师的眼光还挺不错的。”

导演:我为什么要想不开自己来瞎自己狗眼。


“哦对了,”沈巍说,“能不能下段时间给我们两个减点戏份?毕竟特调处并不仅仅只有我们两个人,也要给其他人多点戏份。”

导演虽然拍戏时间长了也敢跟昆仑君插科打诨了,对这位一直很和善的斩魂使大人却有一种没来由的惧怕,本来想一口答应下来,心里却还有一点疑问。

沈巍仿佛看穿了他的疑惑,眉头皱了皱,脸却微微红了:“毕竟每天工作强度太大,有点……不方便。”


导演可以说是非常有眼力见儿的连连点头——斩魂使大人的话虽然说的含糊不清,红了的脸却出卖了他,这会儿导演已经不知道想到哪里去了:“好的我知道了,我们这就给您安排,您看接下来几集破个案让群演们登个场然后在给楚哥他们两个加点戏份怎么样?”


沈巍没回答,赵云澜却替他点了点头,脸上似笑非笑:“对了,你给林静和大庆他们两个加个cp吧,之前在特调处说我们虐狗听着怪凄惨的。”



空闲了一段时间的沈巍和赵云澜演戏的状态就明显不如之前。


在连续NG六次以后楚恕之终于忍不了了一甩捏在手上的围巾:“赵云澜你是存心把我消遣着玩呢吧?一直笑场你还演不演了?”

赵云澜此时已经笑得有点肚子疼,听了楚恕之的话一边捂着肚子一边无力地摆手:“不是你这……”他笑得组织不出语言于是学着楚恕之刚才的样子捏了个兰花指往楚恕之脸的方向一甩,“讨厌。”

楚恕之神情颇为复杂。

“哎哟我去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会演啊判官把你送到我镇魂令这边劳改真是大材小用了,你去逐梦演艺圈圈圈才差不多嘛哈哈哈哈。”赵云澜继续。

楚恕之:这个操蛋领导。

这么想着他忍不住看了正躺在沙发上等会儿需要骂赵云澜一句的郭长城,神情更复杂了。

怼领导的重任居然只能交到郭长城头上。

并且之前郭长城怼着怼着还怂了六次NG里两次是因为他兜里炸出的火花引发了哄堂大笑的。

为此还把他那条裤子炸成了颇为时髦的破洞裤。


他又捏上了兰花指。



楚恕之的精分表演倒是给了赵云澜一个灵感,并在之后的一条戏中被他即兴实践了出来打算给沈巍一个惊喜:“黑袍哥哥慢走,人家等你哟~”

沈巍被他的“惊喜”吓了一跳,但他好歹也被赵云澜说了这么久的骚话也习惯了不少,勉强保持住了冷淡的表情:“无聊。”

赵云澜说:“啧,真没情趣。”


下篇






我总觉得我还漏掉了什么之前很想吐槽的……

好我承认我短小不是时间问题的锅。

不会写大跨度时间线就干脆挑了几个写小段子。

最后悄咪咪想看你们评论~

评论(6)
热度(98)

© 慕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