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这雪下得够长,低回尘埃埋下火种。或许有一度春风不负微草枯荣。”

全职相关,横向跳坑ing。
是一个王吹。

【巍澜】拍戏有风险接戏需谨慎(上)

  • 一个OOC的原著特调处全员拍戏故事。

  • 其实就是为了让看完大结局的我感觉好一点。

  • 灵感来源鹤相欢老师的图 @鹤相欢 。

  • 张嘴,吃糖。


“今天我叫大家来是有一件事情,”赵云澜双手撑着桌子神情严肃地说,“上面下来文件,要求我们去出演一部……弘扬善文化歌颂英雄鼓励人们共同建设起和平安定的社会主义国家的网剧。”

“???”特调处众人一脸懵逼并想让这个操蛋领导说人话。

还是沈巍拯救了众人:“说正经的。”

“诶我怎么不正经了就……好吧就是有人想拿我们之前的故事拍一部剧然后那人好像有点门路上面现在下来文件了。”赵云澜一口气说完了上述一长段话,“现在懂了吧。”


特调处众人听懂了然而还是非常懵逼。


“可我们这不是个政府机构嘛,怎么就扯到拍戏那边了?”楚恕之率先提出疑问。

郭长城跟着说:“对啊而且我拍戏的话……我我我可能……”裤兜里的电棒应声炸出火花,裤子上立刻多出一个黑窟窿,吓得他又闭上了嘴。

坐他旁边险些被殃及的楚恕之用力拍了一下他的头:“我说你每天都在想些什么呢?再这样你都能为特调处发电节约能源造福人类了。”

“我……”小郭委屈。


“不过老大你还真打算去演啊?不是说建国以后不准成精嘛那要怎么拍我们的故事?”林静倒是想到了什么。


听到这句话赵云澜本来就不大好看的脸色显得更臭了,一抬手丢过去一份厚厚的钉在一起的纸:“呐。你们自己看吧。”


众人围过来大致扫了一眼剧本脸色都不大好看。

“不是我说这地星海星是什么鬼?”大庆喵的一声跳上了桌子,肥胖的大圆猫脸上竟然能让人看出一点义愤填膺。“怎么不说我是喵星的呢?”

“别提了。”林静表示自己更委屈,“你说我一个每天就念念佛的和尚,怎么就成了个技术员了呢?还成天被扣奖金。阿弥陀佛。”

“我拒绝出演。”楚恕之直接冷着脸,被郭长城拉了拉袖子脸色才稍微缓和了一点。


“安静。”赵云澜清了清嗓子,“这剧本我要是能推早推了,我难不成还不想好好待着非要自己找事啊。”

众人无言的目光仿佛是在说他还真是这种人。

“……你们就别抱怨了我还是主角呢。”赵云澜叹了口气,“而且人家沈教授也是主角,他说什么了吗?”


“……”

突如其来地一阵沉默之后,一直安静待在一边却突然被cue的沈巍眨了眨眼,然后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什么?我也要演?”


……所以有的时候淡定只是因为反射弧比较长而已。


接下来斩魂使大大的表情直到赵云澜跟特调处众人说完事宜点名郭长城楚恕之祝红大庆老李汪徵桑赞林静让他们下周一收拾收拾去剧组完毕之后还是蒙圈的。

“哦对,”说完后赵云澜转向他,“还有宝贝你还要辛苦一下演两个人。还有你那个鬼面弟弟。”结果一眼看到沈巍还呆滞着的表情他也愣了一愣,但没说什么就一把拉起沈巍走向大门。

“好了,下班。”他头也不回地往后招呼道,众人皆作鸟兽散。


“怎么了宝贝儿?”直到上车赵云澜才问沈巍。

沈巍抿了抿唇:“我不会演戏。而且不喜欢这种被人盯着拍的感觉。”

赵云澜安慰:“没事儿你看我们都不会,啊。而且你本色出演就好了。”

沈巍还是沉默不语。

赵云澜撒娇:“你总不忍心让我跟别人搭戏对吧,我还要对着别人喊沈巍的名字,”赵云澜说到这里自己忍不住起了鸡皮疙瘩,“哎哟我去那我根本演不下去啊。”

沈巍算是勉为其难地答应了,又跟想起什么似的:“诶那剧本里我们两个人是怎么样的?”


“你也知道广电一向只允许同种生物不同性别谈恋爱。”赵云澜听了沈巍的问话以后叹了口气。

“所以我们是社会主义兄弟情。”


沈巍脸上的表情没怎么变只是眼神有点委屈的意味:“哦。”


赵云澜生怕这位祖宗反应过来以后又不演了,赶紧补充:“但这总比硬加上个女主好嘛。剧组在这点上还是挺有眼力见儿的。”


“那好吧……我演。”沈巍低下头轻声应道,然后被赵云澜给了个隔着驾驶座环绕似的拥抱。


下一篇走你们对剧改一无所知




啊这是真的OOC哇。

知道他们是不会去演戏的但这样写自己整个人都会好hin多~

我知道我短小但真的是时间问题w

明天继续更!

评论(4)
热度(181)

© 慕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