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这雪下得够长,低回尘埃埋下火种。或许有一度春风不负微草枯荣。”

全职相关,横向跳坑ing。
是一个王吹。

仍少年(5上)

第二天方士谦是被黄少天的大喊声吵醒的。


“你们两个怎么这么晚了还没起床?我跟文州都去街上转悠了一圈了临安不愧是名城啊连集市都比我们那大了快一倍!快点出来快点出来!猜一猜我们在街上碰到了谁?”


方士谦心想您这么说还能碰到谁啊当然是叶修呗。

然后旁边的人替他开口大声冲外面说。

“还能有谁啊,叶修呗。”

平时冷淡的嗓音带了一点起床气似乎显得意外的可爱,方士谦心想。

然后他看到旁边的人站了起来。

衣冠整齐的,站了起来。


“我去老王你什么时候穿好衣服的啊?你怎么能这么无情弃我而去投向敌方蓝雨背叛了我?”方士谦震惊。

“我早就起了啊。”王杰希答。

“那你怎么……?”

“哦,我看你没起然后觉得也有点困就又躺了一会儿。”

方士谦暗自坚定了带跑王杰希作息习惯的决心。



出去一看外面的人果然是叶修。


黄少天还在兀自嘟嘟囔囔:“……你们就不能让我好好的卖个关子嘛!我跟你们说哦叶修这个人他已经算到了我们进城的大概时间但忘了来接我们!你们快点过来也谴责他一下让他知道自己到底有多不靠谱!”


“我知道啊,”叶修和善地微笑,“所以不靠谱的我打算自己带着兴欣那一群小孩跑,你们这么靠谱的人就在这里自生自灭吧。”


 黄少天马上换上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别啊叶修大大您这么英明神武高大聪慧又怎么会不靠谱呢?我们初出茅庐瑟瑟发抖还需要您来帮忙啊!”

黄少天卖身保平安的策略显然是奏效的。叶修在他的表情和语言双重攻击下连和善的微笑都维持不了了。

但也同时伤及了刚刚出房间的微草二人。

方士谦摆出一脸不忍直视的表情,王杰希直接走到了喻文州面前。

“喻帮主,我们现在可以谈谈正事了吧。”

显然正事比围观黄少天范围攻击叶修方士谦王杰希更重要,但喻文州还是思索了好一会儿才有点犹豫地开口道:“少天,先坐下吧。”





“那么叶修前辈你到底知道些什么?”王杰希首先开门见山。

“你们都知道当今南北分裂格局是怎么形成的吧。”叶修想了想说道。



自然是知道。

作为南朝人在座的都对这段历史一清二楚。

当年国相窃玺惊变的事情他们虽然没经历过,但都常常听长辈说起。亡国之痛感受的虽不如当年人完整,也差不了多少。

自此原本的皇帝被逼南下,倒是乱臣贼子坐稳了龙座。


而且微草自称为匪与这事也有很大干系。

林杰平时虽然都是温和的,在涉及国之一字时却是格外刚烈。微草不像蓝雨嘉世轮回般原本就地处南方,也不像那些小门小派说搬迁就能迁往南方。他想着就算不能跟去也要恶心一下北朝,于是自称为匪,从此开始了“为害一方”的生涯。


微草。

王杰希念及于此,心下不免一恸。


方士谦见他神色已经知道他想到了什么,想了想也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毕竟灭门一事他们两个都有经历,他自己尚未缓过来,又怎么安慰王杰希呢?

方士谦想想觉得自己真是不争气,掌门的重担还要师弟替自己扛。平时还只会跟他呛声,一身无长处,现在连让王杰希好受点都做不到。

他想了想,叹一口气,拍了拍王杰希的肩。


王杰希转头愕然地看向他。


方士谦想开口说些什么,却被叶修打断。


“喂你们微草的秀同门之谊也可以停一停了啊!既然都知道那我也就不用多说了。告诉你们件事儿,我就是当年兵变时的太子。”










我我我赶时间摸出来的只能这么长了,下礼拜再把整个章节发出来。

明天要考试QAQ

心塞

评论
热度(26)

© 慕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