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这雪下得够长,低回尘埃埋下火种。或许有一度春风不负微草枯荣。”

全职相关,偶尔也会爬爬别的墙头。
是一个王吹。

“他的光,十丈软红尘,回头时唯一可以看到的岸,寒冬夜里用以慰藉的火,此时是生是死均在他一念间。”



贺玄闭眼,往事种种都在心底浮现。

父母相继离世,妙儿也离他而去,他原本应该幸福美满的生活化为一纸泡影,留下他,靠着执念即使成了孤魂野鬼也要报仇。

他曾以为一切皆因白话真仙而起,可寻溯原由后才发现始作俑者正是现在的水师无渡。

害他其人并非鬼,而是信仰着的举头三尺的神明,多么可笑,多么……讽刺。

那他一家人的命债呢?

不久了,贺玄想着。他很快就可以报仇。


他睁开眼,眼前却是一个师青玄。

此时的风师大人正拿了把扇子招摇地在他面前晃了一晃,然后“啪”的一声收拢扇面,用扇骨在他头上敲了一敲:“明兄你怎么睡了这么就才醒,我都等了你好久了。”

贺玄低低应了一声。


他谋划多年,欠了花城好大一份人情才进入上天庭,伪装成地师明仪,就是为了在下一次师无渡渡天劫时杀了他。还有师青玄。

师青玄。

而那人正在自己面前说着话,一副没防备的样子。


“明兄快点,半月古城那边有热闹可以看啊。”

“明兄!”


贺玄还没回神,师青玄便又把手在贺玄眼前晃了晃,却被贺玄突如其来地一把抓住。

无视眼前人投来的惊愕目光,贺玄感受着从手心里传来难得的温度,杀意被一点一点平复。


他放开了师青玄的手:“走吧。”









就是突然想写双玄。

一些事情没有重新去考据原著(其实是懒得x)所以如果发现bug记得指出,蟹蟹了

文笔渣

以及

两次摸鱼应该能抵上一次更新吧?

那我也算是保住我周更写手的flag了【喂

评论
热度(36)

© 慕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