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这雪下得够长,低回尘埃埋下火种。或许有一度春风不负微草枯荣。”

全职相关,偶尔也会爬爬别的墙头。
是一个王吹。

收妖?!


某天聊到当年的罗天大醮,诸葛青不由感慨:“想当年从家中出来时我还在跟白说‘倒是要看看能有什么比得过我武侯家的绝学’。现在想起来,倒是当年我太坐井观天了。”

“那倒没有。”王也穿着件老头衫吸溜着西瓜汁踢踏着拖鞋跟他一起在街边随意逛着,闻言摇了摇头,“当年除了张灵玉和你名声在外,再加上个张楚岚刚刚出名,其他人都不显山不露水的,你这种眼高于顶的诸葛先生哪能看得上眼啊。别说你,就连我,也没想到在这罗天大醮中还有人能逼得我用出风后奇门的。”

诸葛青一开始还以为王也难得说了句好话,结果后面越听越不是滋味儿,生生被气笑了:“好歹我现在就在你面前,坏话什么也就留到背后吧,当面就不能拣点好听的讲讲?”

王也乐了:“那可不是。出家人不打诳语哪,自然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喽。”

诸葛青乍一听还真没觉出什么毛病来。


“不过……”王也想了想,决定还是顺着诸葛青说点人话了,认真思考了一下怎么夸诸葛青才开口道,“你当时在年轻一辈中也很妖了,都把我逼得用出风后奇门来了。还有……”王也回想起当年的可怕经历,心有余悸。

“你那些粉丝也太可怕了,我赢了你之后还整整追我打了半天啊。诶我说,老青,”王也推了推诸葛青的肩,“你该不会是狐狸精转世吧?”


得,这夸得也还真有王道长耿直的风范呢。诸葛青想着,撇了撇嘴。


突然他又跟想到了什么似的“噗嗤”一下笑出了声。


“喂,”他眯缝着眼睛凑近王也,笑得活像个狐狸精,脸上是恰到好处的月色,“那王道长,什么时候为了苍生,来把我这妖孽收一收啊?”










激情摸也青。

这大概是一切尘埃落定之后也青北京同居【×掉】友达以上那段时期的故事。

OOC我的锅orz

评论
热度(49)

© 慕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