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这雪下得够长,低回尘埃埋下火种。或许有一度春风不负微草枯荣。”

全职相关,横向跳坑ing。
是一个王吹。

不如.


诸葛青离家时,身后父亲急匆匆的追了出来。
“阿青!你这趟出去又是干什么?!”父亲急怒交加的话从背后传来。
诸葛青闻言回头,笑了笑说:“我去帮老王……”
“你上次出去……”父亲的话说了一半,想起了什么似的声音软了下来,“其实没必要对那次输赢这么在意,大不了承认你就是不如他啊,又有什么困难的?”
“我是不如他……”诸葛青顿了顿,苦笑着说道。
“那不就好了。跟父亲回去,再练个几年,我就不信那什么风后奇门能赢得了我们武侯家的家传绝学。”
“但是父亲……”诸葛青话没说完却又被父亲打断。
“而且阿青……”
“我知道,”诸葛青突然开口,又自觉对父亲失礼了似的笑了笑,“我出门前也已经给自己算过一卦了,批注还是那四个字。”
“但是父亲,我还是要去。”风吹起诸葛青的长发,常年眯着眼睛一副狐狸样的他睁开了眼,脸上是难得一见的认真神情。
“我是不如老王。他自愿做这些事完全是为了天下苍生。而我做这些,却是为了他。”


注:
 批注为“飞蛾扑火”。






在学校的摸鱼。我流也青,文笔渣。

评论(2)
热度(35)

© 慕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