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这雪下得够长,低回尘埃埋下火种。或许有一度春风不负微草枯荣。”

全职相关,偶尔也会爬爬别的墙头。
是一个王吹。

【方王】仍少年(2)

﹥﹥﹥(1)







王杰希是那天早上起来时收到方士谦的鸽子的。

信笺上仍是方士谦惯有的语气,一字一句却在陈述一个事实:

他要回来了。

方士谦要回来了。


信笺上还带着一股不甚浓郁的腊梅香,一点一点却沁人心脾。

王杰希不免在心里嗤笑方士谦出去了这么久别的没学着什么,一些江湖子弟的风骚习气倒是学到了不少。

然后起身想换上平时穿的长衫,却不小心因为走神穿反了三次。



方士谦跟两个小少年讲着自己当年的“英雄事迹”,讲着讲着却连打了三个喷嚏。

他心想是谁一大清早就想着他呢,然后接着讲了下去。






夏天的山路上虽然炎热,但好歹也有那么多树遮着,两人走了很久,倒也没觉得热得难受。

当然,这跟他们是习武之人体质好也有关系。



走着走着方士谦却突然拦住王杰希。

王杰希皱眉看着他。

方士谦解释道:“前面有……”


他话没说完,一道剑光突然袭来,接着就是一个人的大喊:“看剑!”


王杰希心想偷袭还喊出声您是生怕我们不知道啊。

虽然这么想但他还是不敢怠慢,急忙挥剑去挡。

毕竟来的人虽然偷袭还喊话这种行为实在二百五了一点,但那剑意实在锋利无匹地天下罕有,就连王杰希都不敢说自己能讨得了好。

方士谦也不管以二对一是不是有点不讲道理了,一把长刀也招架了上去。

毕竟偷袭算是更不讲道理嘛,他想着。


二对一两人这边自然是占了上风。

王杰希在打斗的间隙还顺便仔细端详了一下来人是谁。

但思考片刻后他得出结论是江湖上并没有长成这样的成名高手,那估计就是和他们两个一样易了容的。再结合面前人似乎长得还算年轻,又是一上来就喊话,王杰希就试探着叫出了声:“……黄少天?”


“我靠居然被你们发现了!那我就不伪装了!看剑看剑看剑!”

王杰希本来也是随便猜猜,没想到来人真的直接承认了身份,没忍住吐槽了一句:“哦,那您这伪装也太随便了一点。”

“王杰希你是不是看不起我们帮主的易容术啊?你们两个人还以二敌一,要不要脸啊?”黄少天边说着手上还不带停地出了好几招,色泽如冰般的长剑在日光下折射出耀眼的光芒。

方士谦终于也没忍住和黄少天对飙起了垃圾话:“你们帮主的易容术怎么可能有我这么精湛?而且更不要脸的应该是你这个一上来就偷袭的吧?要不是我发现的及时,啧。”

黄少天不敌二人节节败退,扯着嗓门大喊道:“喻文州你过来帮忙啊!我快输给这两个人了!看剑看剑看剑!”

方士谦用空着的一只手掏了掏耳朵:“对啊喻文州你快来收了你们蓝雨这个妖孽!我都快被烦死了!”


他们正说着,黄少天背后就出来了一个长身玉立的少年。他容貌因易容术变得十分普通,如玉的气质却半点都掩盖不了。

他身形如鬼魅般的飘了几飘,便到了王杰希身后。“少天,走震位。”他吩咐道。

黄少天依他的话,两人对王杰希站成了一个前后夹击的阵形。


“巽字,风绳。”少年微笑着念出四个字。

王杰希感到自己身边的风似乎凝结有如实质,把他结实地绑了起来。他略微用了用力发现还是挣不开,不禁挑了挑眉:“喻文州你进步还挺大的啊,不过要赢我还难说。”

说着他放开了手中的剑。那剑竟像无人操纵般自己动了起来,一招一式地直冲喻文州而去。

“你的御物进步也很大啊。”面对直冲自己而来的剑喻文州还有闲心调笑几句,“我一个人是打不过你没错,可别忘了我们有两个人啊。”

黄少天提着手中的剑突然逼近王杰希,身形竟也快到看不清,片刻间就到了王杰希跟前。

王杰希毕竟不是术士,不能在这么短时间里挣脱喻文州的风绳,只好以自己的剑和黄少天相对,时不时地在喻文州快念完诀时冒着被黄少天刺中的风险去打断一下。

这样一来王杰希虽然打得左支右绌,但蓝雨二人还是奈何他不得。


“王杰希你就是仗着我不挑你要害下手!”黄少天嘟囔了一句终于收了剑,“不然我们肯定能赢的!”

王杰希此时也终于挣脱了风绳:“你是没用杀伤性招数没错,可你也别忘了,我们微草还有一个人啊。”

方士谦远远地听到自己被点名就从石头上跳了下来并冲王杰希那边挥了挥手。

“可我会的也不只是要念诀的法术啊,有些瞬发的反而杀伤性更强。”喻文州也走了过去。

“但我的御物也不只是能做到这种程度而已。”王杰希为了不被蓝雨压一头,把最近刚练成的成果也赌气似的说了出来。


“哦?那是哪种程度?”喻文州脸上的笑意敛了敛,带了分感兴趣问道。

王杰希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是一时意气说漏嘴了,闭口不言,走向了方士谦在的方向。

“哪种程度啊?你说出来又没什么就说嘛说嘛说嘛!”黄少天也凑过来好奇地问。

王杰希想想跟他们说一下也没什么,又被黄少天烦的不行,就顺口告诉了他:“同时御两个物体而已。”他语音里带了几分不以为意似的淡然,以及一份淡淡的矜傲。

方士谦此时已经能听到他们的对话,听了王杰希这话不禁“噗嗤”一声笑出了声:“我跟你们说老王这纯属是在装,我前几天在后山还看到他在练这个,练的要多艰难有多艰难哈哈哈。”

然后他被现在已经是他掌门的王杰希瞪了一眼,遂闭口不言。

“行吧我什么都没说过你们就当没听见,啊。”他想了想又有些欲盖弥彰地补了一句。


喻文州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王杰希又瞪了方士谦一眼心里想着:

行吧您这补的还不如不补。我们微草的脸被你丢光了都。




﹥﹥﹥(3)











对的我就是传说中的flag小王子

你们以后就这么叫我吧x

【嘴上说着不更,手却很诚实.jpg】

这才是开学前的最后一更


以及喻总的设定参考的是一人之下里的中国术士,诸葛青真的太可爱了呜呜呜

评论(6)
热度(36)

© 慕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