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这雪下得够长,低回尘埃埋下火种。或许有一度春风不负微草枯荣。”

全职相关,偶尔也会爬爬别的墙头。
是一个王吹。

【方王】仍少年(1)

是这样的,在脑海里打了个大纲以后我发现我的笔力还不足以撑起一篇全员向的长篇。

所以悄咪咪地改成了cp方王的中篇。

然鹅lo主对于字数的估计向来不大对x

所以就顺其自然吧(摊手

想尝试一种新的写法。






﹥﹥﹥一个特别正经的序章


“喂!喂!”


高英杰正在边走边看地图顺便研究传说中的微草山庄在哪里。旁边刚刚遇到的乔一帆虽声称自己知道微草山庄的大概方位,却不巧是个不认路的。两人毫无头绪地绕了半天也没找到微草山庄,心下正焦躁着,也没有去注意远处似乎是在呼唤他们两个人的声音。


“喂!前面那两个娃儿!你们知道微草山庄在哪儿吗?”后面的人似乎是有些着急,把问题也直接喊了出来。


高英杰虽然还是没听清那人的其他话,却恰恰接收到了“微草山庄”这四个关键字眼,下意识地停住脚步回过头,就见一个年纪大概可以做他叔叔的俊朗青年走了上来。

见那人好像是个前辈,高英杰便慌忙回话:“不知道。我们也正在找微草山庄呢。”


“你们在找微草山庄?”那人仿佛提起了兴致,“你们去山庄干嘛?”


“我……想拜掌门王杰希为师!”高英杰表情有些羞涩,却说出了与表情一点也不相符的豪言壮语。


青年饶有兴趣地看了高英杰一眼,赞道:“好志向!”说着偏头问乔一帆:“那你呢?”


乔一帆没料到自己还会被问到,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说出的话不免有些磕磕绊绊:“啊?我?……我想……去微草学点本事,那个……”


青年似乎也没打算等乔一帆把话说完,直接抚掌笑道:“你们要去微草的话,碰到我可是撞大运了。”

“自我介绍一下,本人是微草掌门王杰希的师兄方士谦。”

“是当年,和王杰希一起干过票大事的人。”



方士谦这逼装的不可谓不好,两个小少年都被他唬得一愣一愣的,片刻后倒是乔一帆先反应过来:

“可是前辈……”他嗫嚅着说,“你刚刚不是还在问我们微草山庄怎么走吗?”


高英杰听了乔一帆的话觉得很有道理:“对哦……前辈那你是在骗我们?!”


方士谦有些尴尬地咳了两声:“这个说来话长。我在江湖上游历久了不认得回微草的路很正常。这样吧,你们带我找微草山庄,等下我帮你们跟掌门引荐一下。”


“真的?”高英杰将信将疑。


“真的!”方士谦和人聊了几句,以前爱跟人吹嘘的性子又出来了,“你们不信?来来来我们坐下,小爷我好好跟你们讲一下过去的事情。”





方士谦口中说的“当年的事情”自然指的是微草被围剿后的事了。



当时的王杰希尚且不是现在这个带领微草得过两次联盟组织的比试第一的掌门,年轻固然为他带来了有冲劲这一个优点,可也给他带来了一个缺点,那就是不够冷静。


微草被围剿时他算是按捺住一时冲上头的热血才不冲上去报仇顺便拦住了方士谦,结束后他又用仅剩的头脑想了想之后该怎么办,但终归还是不够冷静的。

等第二天他在客栈真正冷静下来梳理了一遍这整件事情的脉络,他才发现自己忽视了一点。致命的一点。

江湖中一些大门派虽然各自为政,但面对官府的态度算是一致的。而官府这次围剿了微草,又怎么会不想到会有其他门派去替微草报仇?

除非,他们也有完全的把握去对付其他门派,最后一举歼灭。


王杰希只能寄希望于这是自己在胡思乱想了,但理智又告诉他这应该是真的。

他看了看客栈外渐渐显露出来的晨曦,大片大片的云朵又把晨曦遮住了。

要变天了,他心想。



他和方士谦在休整一宿后,又再次赶起了路。

为了防止还有人会来斩草除根,方士谦方大神医亲自上手,在荒郊野外给两人易了个容。


“我说你不是个学医的嘛?怎么还会易容这种旁门左道?”王杰希在等方士谦给自己易容的时候不禁有些好奇地问。

“顺带学一点的事情,当时在经阁里看的时候感兴趣嘛,又不算很难。”方士谦有些臭屁兮兮地说道。

王杰希“嘁”了一声,又有些不放心地问道:“靠谱么你?”

“你信不过我?”方士谦挑了挑眉,“本人可是江湖上第一医者,人称‘治疗之神’,你还信不过?”

王杰希连忙堵上了方士谦的嘴,见四下无人后才松开:“我说你,‘神’这个字可不能乱用啊。别说是对神不敬,而且你这么说,旁边只要走过一个江湖上的人就能认出我们是谁吧。那还要你的易容有何用?”

方士谦悻悻地闭上了嘴。



于是片刻后出现在山路上的就是两个普普通通乍见并无丝毫江湖气的少年了。


“不过我说老王啊,你可真是易容术的克星。您这双大小眼的辨识度也忒高了些吧,又弄不掉。要不我把你另一只眼睛也弄大一点吧,这样就对称了。”方士谦仔细端详了易容后王杰希的脸说。

“去你的。”王杰希操着把冷淡嗓音带着京腔面无表情推开了他,“老什么王,我现在可是你掌门。”

“那我也还是你师兄。来,叫声师兄听听啊。”方士谦又凑了过来。


自那天的事以后,方士谦和王杰希的关系倒是好了不少。

毕竟还是两个少年人,在经历了那样灭门的惨案后,自然会对和自己一起幸存下来的人产生一种近似亲人般的依赖感。王杰希和方士谦也不例外。

因此,对于师兄方士谦这样的恬不知耻,王杰希也没有像过去一样一剑柄呼上去,而只是用剑柄敲了敲方士谦的头,常年绷直的嘴角甚至还少见地勾了一勾。


然而方士谦并不是什么懂得看人脸色的人。他并没有觉察出王杰希对他态度的微妙变化,跳脚道:“喂!我可是你师兄啊!知不知道什么叫尊重前辈??”


王杰希没理他。


﹥﹥﹥打斗一时爽,招式火葬场的下一章










下章蓝雨出场。

然而预计着蓝雨本来是这章出场的。

所以果然是我对于字数估计不足吧。

可能这个中篇写着写着就变成长篇了。

哎。

开学前的最后一更。

评论(8)
热度(44)

© 慕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