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这雪下得够长,低回尘埃埋下火种。或许有一度春风不负微草枯荣。”

全职相关,偶尔也会爬爬别的墙头。
是一个王吹。

【名夏】我们结婚了(中上)

warning:OOC严重,娱乐圈综艺paro注意避雷。

完全不知道正常的《我们结婚了》综艺流程是怎样的,纯粹瞎写。


以及七个月之前的(上)不管看没看过还是要再看一遍








  节目录制那天很快就到来了。八点录节目,夏目七点就起了床——虽说是生活类的综艺,但必要的淡妆还是要化的。夏目身体不好,不化妆时脸色总是白的吓人,化了妆就显得精神很多。


  录制的第一幕是搭档来叫早,所以在化妆师给自己化完妆后,夏目又穿回睡衣回到床上假寐。


  不一会儿八点就到了。

  节目组来的很准时,是自己团队开的门。进来的时候脚步声清晰可闻,想来是自己那搭档换了拖鞋,踏在木地板上才发出这样的声音的。

  脚步声很快就到了自己房门前。示意性的敲了三下门后就是开门的声音。夏目又把可能是自己搭档的人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却意外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夏目?”

  声音带笑。那人的心情应该不错,夏目这样想着。

  其实也不算太大的意外了,毕竟之前自己也想过会不会是这个人。看来,自己这次是逃不掉了。

  “也该起床了啊。”这次的语气又多了几分无奈,却还是笑着的。夏目仿佛能在脑海里勾勒出他现在的样子。


  强忍住立即睁开眼的冲动,夏目装作被吵醒了的样子,迷迷蒙蒙地揉了几下眼睛,然后才慢慢睁开眼:“名……名取先生?”


  第一个场景的录制到这儿就结束了。节目组也退了出去,毕竟还要留给夏目换衣服的时间。名取却是自发自觉地留了下来,夏目也不好赶人,他已经放弃了躲着名取的打算,这次综艺还要求同居呢,再弄僵关系就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再说,自己要是赶人出去节目组的人以为他们不和就不好了。

  嗯其实不和也挺好的?但那也要在少见面的前提下吧。

  夏目的思绪再次满世界地飘散。


  #再次陷入走神中的夏目#

  名取(微笑):夏目,走神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哦~

  夏目·常常走神的·贵志:……哦。


  见夏目并没有要跟他聊天的意思,名取决定自己给自己找个话题:“啊,说起来,搭档是我这件事夏目君你一点都不惊讶吗?好让人没有成就感啊!”

  夏目已经换完了衣服,听到这话却又头疼起来:早就想到过这事……自己又怎么说呢?

  于是他嘴角又扯起了惯有的弧度:“我很惊讶啊。”

  名取:这话听着好敷衍我到底是该不相信呢还是不相信呢还是不相信呢……


  换好了衣服,夏目打开门:“走吧,名取先生。”

  节目组(主持人?)却在此时恰到好处地问:“夏目君和名取君以前认识?”

  夏目点点头表示回应。

  于是节目组又说道:“那这样的称呼未免也太生疏了吧。”

  名取从善如流:“贵志。”

  夏目:“…………周一。”为什么他感觉眼前的这群人都是串通过的?!



  于是在这种欢乐的气氛(雾)中,小两口(大雾)就这么到了游乐园。

  哦对了忘了说,第一站就是游乐园。


  一进游乐园,夏目就看见自家粉丝和名取粉丝都穿着应援服拿着应援牌大喊着他们的名字。

  等等……

  那边高举着“名夏❤”的是什么鬼??

  现在的粉丝都这样子了吗?!?!

  夏目感觉自己愈发看不懂这个世界了。以及,更加头痛了。


  偏头问名取:“……周一,他们怎么知道的?”

  名取看到这个情景也是默了一默。但他明显知道夏目问的是什么:“你那边的情况我不知道,但我那个后援会会长……我觉得她是有办法弄到消息的。”


  好吧……她是确实能做到的。

  夏目想到那个热衷于给他组cp还冲他喊过“性别不同怎么谈恋爱”的大小姐会长,不禁更觉头疼了。话说那个“名夏❤”的牌子不会是她弄出来的吧?不不不如果是她的话只会弄出“夏名❤”……

  不夏目你怎么会开始想这些呢(尔康手)……

  这么想着的夏目陷入了深深的自我厌弃之中。自己是被带坏了呢还是被带坏了呢还是被带坏了呢?果然在粉丝群里潜水太久是会发生不好事情的。他草率地下了结论。


  名取·再次目睹自家搭档陷入走神的·周一:搭档老是走神我到底该不该提醒他呢?在线等,急。



  节目组跟粉丝团沟通了一下,夏目就看到自己刚刚还在吐槽的大小姐从树后优雅地走了出来。旁边的那个女人是……夏目把疑惑的目光转向名取,而名取冲他点了点头。

  那这大概就是周一粉丝团的团长了。夏目如是想。噫,周一这个名字叫着还真令人不习惯啊。


  两位粉丝团团长走出来的时候貌似还聊得很开心的样子,夏目看到这两人聊着聊着把目光渐渐移到他和名取身上,然后露出了高深莫测的微笑。

  夏目扭过头,并不是很想了解那两人到底聊了些什么。


  两位团长和节目组谈了一会儿,不久就达成了共识。她们让围在游乐园的粉丝们散去,自己却跟着节目组留了下来。

  节目继续正常录制。



  虽说旁边有摄像头这种东西,不过既然千载难逢来趟游乐园嘛(少年你确定千载难逢这个词是这么用的?!),夏目表示,还是要好好玩一下的。


  象征性地征求了一下旁边名取的意见后,夏目就和名取一起直奔鬼屋(如果不算上中途玩了一次射击游戏买了两个冰淇淋的话)。因为要拍节目摄制组实现跟游乐园方联系过,所以这天游乐园里人并不多,一路上走的算是畅通无阻。

  不过拍照的人还是很多就是了。


  然而鬼屋一点都没与夏目的期待相符。

  作为一个曾经能看到妖怪世界的少年,夏目觉得鬼屋真的没那些妖怪长得吓人。

  哎。


  于是没玩够的他灵机一动(x)就决定吓“鬼”玩玩,名取对他的提议也欣然接受。

  “鬼”们:不我们真的是无辜的……不过能近距离看到夏目君和名取君的盛世美颜,被吓到也是值了。


  接下来名取提议去玩了云霄飞车。从上面下来时夏目却突然间握住了名取的手。

  名取显然是被吓了一跳,偏头看向夏目,问:“怎么了?”

  “我有点头晕。”夏目低声道。

  名取会意,任由夏目把重量压在了他身上,却在感受到夏目手指冰凉温度时皱了皱眉,心不由得一动,忍不住握得更紧了一点。


  等等……自己这是什么想法?

  名取为自己的动作感到奇怪,有些欲盖弥彰地又把握紧的手松了一松。


  夏目倒是没感受到旁边人复杂的心路历程,他现在只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坐一坐稍微休息一下。想了想还是勉强打起精神笑道:

  “说起来剩下在游乐园的时间也不多了呢。不如我们最后就去坐坐摩天轮吧!”


  名取想想摩天轮上摄像师跟不上来,刚好可以让夏目休息一下,于是赞同:“说起来这个游乐园的摩天轮也算是有名,我想去很久了。那就——”他有点夸张地做出了一个期待的表情,“出发吧!”


  节目组本来不想让两人去这种不好录制的地方,见夏目和名取都这么说,也就同意了。



  上了摩天轮直到觉得下面的人拍不到摩天轮上的情景时,夏目才放松下来露出了疲态。想用手去揉揉还有些晕着的头,夏目却发现自己的手还被名取握着,不禁讶异地看了名取一眼。


  名取这才想起来夏目的手还被自己握着,有些不自然地轻咳两声,装作不经意的样子又慢慢松开:“说起来,今天的贵志和上次见到的有些不大一样啊!”

  夏目脸色好了些许,也有心情聊起天来:“今天是录节目啊,总要综艺感强一点。而且那天——”夏目截住了话头,不再说下去。

  名取也不打算去追问夏目不想说的事:“对了贵志……你现在还看得到妖怪吗?”


  原本轻松的气氛因为这个问题一下子就沉重了下来。

  夏目本没料到名取一下子会问这个,目光在一瞬间黯了黯,轻轻地摇了摇头。


  名取也不是没料到这个答案,却还是觉得有点可惜。但他心里明白,像夏目这种身体,是承受不了那么强大的妖力的。如果放任不管下去就是一个死字。可现在夏目还活着,那就说明他已经变成了一个普通人。

  不过也幸好,他还活着啊。


  名取这样想着,从口袋里掏出了眼镜带上。

  不出意外地他瞥见了下面树丛里的一只白色招财猫。

  是这样的,即使看不见,夏目与那个世界之间的羁绊也是不会消失的。

  名取没有说破,他相信夏目一定明白这些。

  当然可能还有一些私心吧,谁知道呢?

tbc.








感情戏真难写呀……总感觉自己还是没把脑补的那种感觉写出来。

看懂了吧名取就是这样从心疼开始一点一点喜欢上的,掰弯一个直男真不容易。

然后因为是在录综艺所以性格会和平时不大一样,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们都长大了,不可能再和以前一样(强行解释自己的OOC)。

下一章应该会有的,大概。

我最近这么高产(?)快在评论区夸我呀~

没错我就是不摇碧莲了√


评论(8)
热度(47)

© 慕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