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这雪下得够长,低回尘埃埋下火种。或许有一度春风不负微草枯荣。”

全职相关,横向跳坑ing。
是一个王吹。

【方王】仍少年(0)

“他们跌落尘埃过也荣光加身过,可待到千帆过尽之时,仍是昔日的少年。”





微草惊变的时候,王杰希还正当年少。


师兄方士谦一如既往地看他不顺眼,看他练剑都会忍不住讽刺几句,这本是再平常不过的一天。


然后守着山门的童子突然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


“大师兄,二师兄,不好了!官府的人打进来了!还有几个江湖门派也一起,说我们微草常年为祸一方,为肃清地方风气故来剿匪!现在、现在掌门已经快撑不住了!”


方士谦大惊,语气也带了三分怒意:“他们几时管过这片儿的穷乡僻壤,连饥荒时都不曾派发过救济粮,都是我们在帮忙!他们……”


王杰希却是抬手堵住了他的话:“先去看看。”他沉声道。

官府对他们微草置之不理已经很久了,这下贸然动手,可不像是他们会做出来的事。除非……

除非他们已经有了万全的把握。


王杰希的心沉了下去。



虽然不想相信自己的猜测,可结果却是刚好验证了王杰希的猜测。


他和方士谦赶到的时候,这场算是围剿的战斗已经到了尾声。王杰希看着师父林杰被一群人围攻,昔日私交甚好的师弟浴血倒下,牙关咬紧到都快忘了什么是疼。

可他还要拉住方士谦不让他冲出去。

他们都很清楚这是场单方面的屠杀,微草虽然算是大的江湖门派,可根本不敌这么多人围攻,更何况这几年兵荒马乱,微草的高手早已是死的死伤的伤,在战斗的基本上都是小一辈的弟子。

方士谦一时热血上头可能会想着要冲出去给师门中人报仇,可他冲出去也无济于事,最多微草再多死一人而已。

而王杰希却不会这么冲动。

他们要活下去,他想。然后让那些人都去死。


屠杀结束的时候天色已暮,血在暗淡的光线下流成了一条不甚明显的河。

见微草门人基本已死,官府及其走狗们也散去了。

即使如此王杰希还是拉着方士谦不敢出去。他怕那群人还会再回来。


等到他真正觉得安全走出隐蔽的地方时,那边的尸体基本已经冰凉了。

他们两个费了好大力气挖了个大坑,为那些可能几个时辰前还在和自己打招呼笑闹过的人收了尸立了块简易的碑然后恭恭敬敬地拜了一拜。

那是他们的微草啊,如今就在这里了。这片土地也即将不属于他们。在王杰希心里他甚至听到了什么东西轰然倒塌的声音。


然后转过身,王杰希走向了他的师父,看着他即使死去也仍未闭上的眼睛。然后蹲下来,轻轻把它合上了。


虽然他们一直躲着,但王杰希是可以确定林杰看到他们了的。因为最后的时刻林杰把头转向了他们的方向,无声地比出了一个口型:活下去。

那眼神中饱含了对他们的希望,他们又怎么能有负重托?

林杰说的是让他们两个活下去,可二人却不约而同为自己又加了一条。

活下去,为了微草。

这是他们的责任,也是他们的动力。



这时候王杰希听到了身后少年人压抑而又止不住的啜泣声。


他没有回头,而是动手再次挖起了坑。

然后恭恭敬敬地把林杰的遗体放了进去。

然后,他开始把土一铲一铲的填回去。


方士谦急了,红着眼眶拦住他:“王杰希你干什么?!”


王杰希没有正面回答他:“跟师父……告个别吧。”


方士谦愣了愣,然后仿佛难以接受似的低头捂住了脸又把手放下,抬起头来他的表情已经恢复了正常,跟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好。”他说道。

然后跪下来,用力地磕了三个头。


王杰希跟着他,也磕了三个头。


然后继续,一铲一铲将土放回坑里。


方士谦也沉默着帮他一起。一铲一铲地。



山上的东西都已经被那伙人烧光了,因此二人也没有再回去,而是直接头也不回地往山下走。


“复升桦柏柳非他们在山下历练,应该不会被殃及,估计官府也不会管我们这几个漏网之鱼。”王杰希面无表情地说道,“我们先去找他们,然后再想想以后该怎么办。”

怎么让微草复兴,怎么报仇。他们自行扛起了那么重的责任,可却还没有与之相符的心性与能力。


“嗯。”方士谦冷静下来后却发现自己现在还是无法正常思考,只好胡乱应道。


“以及方师兄,”王杰希说着,瞥了他一眼,“师父走了,你又是大师兄,应该就是现在的微草掌门了。”说着他拿出刚刚在师傅身上拿到的掌门印信,递给了方士谦。


“啊?”方士谦措手不及,倒是被结结实实吓了一跳,“给我?”


他想想掌门要面对的那一大堆事情头都大了,急忙把印信退还给王杰希,“还是你当掌门吧,师父在的时候也是有意传位给你。而且我也是不擅长处理各种事情啊,还是当个掌门的师兄的好。”


王杰希想了想也是,把掌门印信自己收了起来。

要扛起微草,他这样告诉自己,少年人总是冷静过头而又理智过头,而此时只有过于绷紧的脊背彰显他并不平静的心情。

以后,就再也没有家了。



在走出山之前,方士谦还是回头看了一眼。


他还是不能做到像王杰希一样的冷静与不留余地,最后所能做的也就只有再看一眼,带着对昔日微草的留恋。


太阳已经落山,黑暗中看不清远处微草的新坟,只有尚未凝固的鲜血还在流淌下来,夜色中看过去好像一条黑色的小河。

可方士谦知道那并不是黑的。


那是鲜红的热血,属于曾经和以后的全部微草人。


﹥﹥﹥不需要后期已经放飞自我了的(1)










手痒地开起了新坑。

cp洁癖注意避雷。

方王cp预警。

副cp周黄预警。

OOC预警。

开学前写个序章过过瘾√

序章比较正经然鹅后期应该可能大概lo主会放飞自我 /doge

评论(9)
热度(43)

© 慕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