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这雪下得够长,低回尘埃埋下火种。或许有一度春风不负微草枯荣。”

全职相关,偶尔也会爬爬别的墙头。
是一个王吹。

【喻文州中心】海天一色

为了证明我曾经也是粉过喻总的emmm

真的 不是假粉

喻总十八岁生日快乐,您最帅了!









早上十点半。

是一个平常的周末,28岁的喻文州正躺在宿舍床上百无聊赖地单手打着音游。

其实他本来是不玩这种游戏的,但上次去苏黎世打比赛的时候吃了王杰希的安利,并且发现音游还真的挺好玩的。

于是就这么玩了起来。

他记得今天队友约了一起聚餐,说是要给他庆生。当时听说的时候他无奈地笑着说庆什么生啊都奔三的人了,庆生还要提醒自己是又大了一岁。然而拗不过一群兴高采烈的队友,他最后还是答应了。

说好是十一点半到,喻文州看了看时间觉得还早,慢吞吞地穿了几件衣服,又继续刷起手机来。


他以前可不会这样啊,喻文州想了想,笑起来。

温和而不固执,能够心平气和地接受一些质疑也能适当地对于一些给予回击,喻文州想想现在的自己真的觉得自己比起以前改变了很多。

时间磨去了他当年外露的棱角,而潜在的锋芒被他收敛沉淀,渐渐造就了现在的喻文州。



然而如果知道他的队员们现在到底在干什么,喻文州大概是会后悔自己答应这次聚餐了的。

此时的包厢里已经早早地到了两个人。

卢瀚文和郑轩。

卢瀚文正努力踮着脚想把彩带往墙上的钩子上挂,奈何身高不够,跳了起来都没够到。

郑轩过来随手一挂就挂上了。顺带还嘲笑了一下卢瀚文的身高。

卢瀚文瘪瘪嘴:“前辈我现在可是还在长诶。”

“好吧好吧,但那也改变不了你拉低了我们蓝雨平均身高的事实。”

“黄少也负责了拉低你怎么不说他。”

“小兔崽子你又在背后说我什么呢!”黄少天刚好推门进来,就听到了卢瀚文这一句,恼羞成怒。

“没说什么!......黄少你别敲我头啊!很痛的!”

黄少天没理卢瀚文的抗议并且又敲了一下。

郑轩默默走过来制止了两个幼儿园生的打闹:“对了黄少你出来的时候有没有看到队长?他什么时候到啊?”

黄少天摇头:“没看到。不过队长应该还在宿舍里吧,估计要等约的时间到了他才会来吧。”

“那就好。”郑轩松了口气,又转向卢瀚文,“对了小卢我们的surprise什么时候到啊?”

“快了吧,”卢瀚文答,“前面徐景熙前辈出去的时候说他去附近的小商品市场了。”

郑轩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看卢瀚文拿出作业趴在桌子上写了起来,他去骚扰站在窗边的黄少天:“黄少你可没有作业啊,快过来把这些彩带也挂上去。”



喻文州数了一下,发现这已经是自己在蓝雨度过的第十个生日了。


其实他在蓝雨度过的第一个生日并不美好。那个时候学校已经放假,又还没过年,训练营里的一群人就又被俱乐部叫去训练了。喻文州记得很清楚那是他在蓝雨训练营的第五次测试。又有一批人淘汰,而他又压线过了一次。
这自然是免不了其他人对他的冷嘲热讽的。喻文州也并不争辩,一个人默默在深夜又去训练室加练了一会,然后坐在门口台阶上吃完了家里带来的蛋糕。

那个时候他对自己的未来还有许多不确定。他很清楚自己不属于上天偏爱的那一类人,其他人能凭借手速轻易做到的事情,他却要付出几倍的努力才能够。也许自己是真的不适合成为一名荣耀职业选手吧,他想。

可是我热爱荣耀,想要登上职业赛场,想要赢,更想......登上那个最高的地方。

喻文州想道。

这是他作为一名荣耀玩家心中最纯粹的火,即使后来陪伴蓝雨走过了漫漫雪夜,也从未熄灭过。


后来他渐渐有了队友,在一片质疑声中成长的同时也学会了坦然对待各种谩骂。一转眼便是他在蓝雨的第十个年头。


手机的震动声打断了喻文州的思路。他打开手机一看,发现QQ上多了好多消息,都是祝他生日快乐的。有那种一看就很走心的祝福,也有——

喻文州的目光停留在了一条消息上。

王不留行:生日快乐,祝你永远十八岁~

他闭着眼睛都能想象到北京那边的大小眼点开对话框想给自己发生日祝福又存心气人似的打了一条仿佛是系统定时发送消息的样子。

然而这个发送时间一点也不系统。

喻文州愉快地想了想,决心还是看破不说破了。



“诶小卢我跟你说当年英俊潇洒的本剑圣我还是年少不懂事啊,”黄少天被空调风吹的热了,脱掉外套往旁边随手一丢,斜靠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唏嘘着跟卢瀚文回忆起往事,不禁扼腕叹息,“我嘲笑了队长很久'吊车尾的'啊,还好几次都把他名字给写错了。”

卢瀚文递过去一个“怜悯30s”的表情。

“而且后来我们关系好起来以后我也没少拿'吊车尾'这事打趣他。当时觉得他人挺温和脾气也蛮好的,开开玩笑也没什么,没想到他竟然这么......”

“所以呢,你后来遭到了什么非人的虐待?”郑轩也好奇地凑过来。

黄少天一副往事不堪回首的表情:“后来队长在队规里加了一条不准浪费粮食,连续一个月都盯着我把所有菜吃干净。还有啊,我训练的时候他还特别注意我这边,有一次我就在训练的时候偷偷玩了一会儿手机,结果手机被收了一礼拜。所以说得罪谁都不能得罪队长啊!”

郑轩和卢瀚文拍桌狂笑。


“说起来黄少应该是队里最了解队长的人了。”笑着笑着卢瀚文突然跟想起什么似的,“那黄少你有没有看见过队长不笑时候的样子啊?我看见的队长好像一直都是笑着的。”卢瀚文尝试着扯出一个喻文州同款的笑容,“不行不行这么笑太累了,队长到底是怎么保持这种笑容的啊?”

黄少天愣了愣,仔细想了想发现还真有。


去苏黎世那段时间国家队的人因为水土不服或多或少的还是都瘦了一点,而作为国家队队长,喻文州则瘦的格外明显。黄少天眼看着他把表带又扣紧了一格,手腕上的骨头也固执地支棱着。

有一天晚上黄少天半夜醒来口渴,摸索着过去找水,结果看到喻文州那边电脑灯光还亮着,还在研究比赛录像。他过去看了看,结果发现喻文州旁边还放着一个西瓜,是他们白天一起出去的时候买的,顺口说了一句:“哎呀,我忘切西瓜了。”

喻文州还戴着耳机,听到他的话慢慢地转过头来,脸上的表情有些迷蒙:“……什么?王杰希挂了?”


徐景熙拿着个礼花筒尴尬地走了一路,刚到就看到一群人都笑得前仰后合,好奇道:“怎么了?”

卢瀚文重复了一遍,徐景熙说:“这是得多大仇呀。不过你们的关注点难道不是队长这么晚还没睡吗?”

黄少天仔细一想还真是。


早上十一点一刻。

喻文州原以为提早到了吃饭地点,一开门却发现人都在。郑轩拿了个大礼花筒往他身上喷,有些劣质的礼花筒两头却都喷出了礼花。礼花纷纷扬扬落了众人一身,卢瀚文带头喊道:“队长生日快乐!”


“队长生日快乐!”

蓝雨所有人一起喊道。



这是喻文州在蓝雨的第十个生日,而蓝雨还会有很多很多个夏天。








#为什么喷礼花的人是郑轩呢# #因为亚历山大大大猜拳输了呀#

评论
热度(26)

© 慕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