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这雪下得够长,低回尘埃埋下火种。或许有一度春风不负微草枯荣。”

全职相关,偶尔也会爬爬别的墙头。
是一个王吹。

【双花友情向】盛夏光年

一个校园乐队paro

我不会说这其实是我上个月交给老师的大作文






1.

        放学铃响过已经好一阵子了。


        张佳乐背着书包站在校门口,将要迈出去的步伐有些犹疑不定。他想起今天老师说的校庆文艺汇演报名的事,心头的那一种冲动让他怎么也跨不出那一步去。他回头望望教室的方向又黯然转回头。真的好想去报名啊,他想。能站在那样大的舞台上唱歌,也是自己一直以来的梦想了吧。


        “想什么呢?”

        张佳乐正出着神,肩膀却被后面的人重重拍了一下,一回头才发现是好友孙哲平,于是说道:“没什么啊,走吧。”

        说完后冲孙哲平笑了笑,笑容有些勉强,目光却又久久停留在教室的方向不肯移开。


        孙哲平察觉了张佳乐的目光方向后笑了起来:“想去参加文艺汇演啊?我就知道 。”

        说着他从书包里翻翻找找,摸出了两张纸来递给了张佳乐:“呐。”


        “什么东西啊?”张佳乐嘟囔着展开了那张已经被压得有些皱了的纸,却在看见时愣住了——

        那是一张文艺汇演的节目报名表。


        “表格我帮你拿好了,你自己回去填着吧。”

        然后张佳乐又听到孙哲平说道,还是往常那种无所谓的语气。


        “可是……”张佳乐张了张口,却没能说出话来。


        像是知道他要说什么似的,孙哲平扬了扬手说道:“我呀,虽然伤没好全,可弹一首歌还是没问题的。”

        看张佳乐的脸色仍有迟疑,他又补充道:“而且这次文艺汇演据说是有上面院系里的教授来听的,表现得好的话说不定以后会有更大的机会进去,你真的不想去试试么,乐乐?”


        张佳乐的表情已经有点坚定下来,却又在听到最后一句时奓毛使劲儿锤孙哲平:“都说了别叫我乐乐!”张牙舞爪的样子在夕阳下显得格外生动。

        然后他又安静了下来。“好吧,我去就是了。真是的,本来就是我想去的啊,还要你来劝我。”他低着头说道,声音有些闷闷的。


        孙哲平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触感柔软。

        “你也是担心我啊。”他慢慢地说道,笑了起来。“好了,天色不早了,你也该回去了。”


        孙哲平看着张佳乐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街角,低头看向自己的左手,笑容一点一点淡去。

        他把左手紧握成拳又放开。还带着盛夏余温的晚风吹过,阳光慢慢慢慢地昏黄下来,却又在天边铺开了大片大片绚丽的红霞。

        仿佛是把一个夏天的喧嚣盛大地埋葬了。


2.

        孙哲平和张佳乐是初中时认识的。


        那时两个人同校不同班,一开始也并不认识。

  

        后来是有一次孙哲平去琴室练电吉他,路过其中一间时发现门虚掩着没关实,就想着去帮忙关上门。

        推开门的瞬间他就看见了一个纤瘦的少年蹲在琴室角落,拿着谱子认认真真唱着歌。歌声干净有力,仿佛能击中人的心灵。

        他当时站在门口托腮望了少年一会儿,直到少年惊觉门口有人抬起头,眼神宛如受惊了的小鹿。

        孙哲平直接开口道:“喂,我看你唱得不错,我们组个组合怎么样?”

        少年继续瞪大眼睛看着他,孙哲平恍惚觉得自己是调戏良家妇女的恶霸。

        等了许久少年才开口,鬼使神差地说了句“好”,然后又问孙哲平道:“那我们的组合叫什么名字?”

        “双花吧。”孙哲平随意取了个名字。


        后来他和张佳乐渐渐熟识。两个人都渴望能够登上大的舞台,在学校的各类表演中频频出现,“双花”这个名字也算响彻了他们初中。


        再后来,孙哲平的手受伤了,再也没碰过吉他。


3.

        张佳乐那天晚上都没睡好,能够再次上台唱歌这件事令他兴奋不已,造成的结果就是睡不着了。


        张佳乐想到校庆,雀跃得在床上小小蹦了一下,然后闭眼要睡觉。

        过了一会儿他又翻了个身。

        诶,还是睡不着。


        第二天交报名表的过程总体还算顺利,只是老师看向他们的表情有些欲言又止。他接过报名表的手有些迟疑,最终还是开口道:“你们都是高三的人了,怎么还……”话声停顿了下来。

        张佳乐张了张口,却被后面的孙哲平截住了话头:“我们知道。”他坚定的眼神与老师对视了几秒。

       “好吧……”老师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却没说,只是叹了口气,“最后一次了。”


        他知道二人对音乐的执著与追求,即使高中三年他们再也没有并肩表演过。虽说高三时间紧张,但毕竟,这也是最后一次机会了啊。

        自己还是想给这两个孩子一次机会的,老师想道。自己偶尔,也是想做个好人呐。


4.

        很快就到了彩排的时间。


        再一次站在镁光灯下的张佳乐显得有些过分激动,表现在唱歌时好几个音都有些抖了。可表演效果依然很好,这从台下几个同学陶醉的样子可以看出。张佳乐有些得意地看着他们,恍若回到了总有人赞美的初中时代。

        孙哲平在他背后笑着,看着他张扬而肆意的样子。


        这才是张佳乐应该的样子啊,他想道,或者说,张佳乐本应如此。忧伤、犹豫、悔恨什么的,都不该出现在他身上的。

        他是为站在舞台上而生的人,天生就带着光彩。


        孙哲平站在他后面弹着吉他,左手上布满了细细密密的汗,在舞台的聚光灯下晶莹剔透如宝石。


        下台时孙哲平开玩笑说乐乐你唱这么好人家都注意不到我了不如你自己上吧。

        张佳乐头也没回,说孙哲平你开什么玩笑,我们是组合啊。


4.

        校庆日很快就到来了。


        早晨6:30。张佳乐提早走出了家门,向母亲挥挥手以示再见,心里按捺不住地兴奋。


         7:30。教室里人基本已经到齐,都在兴高采烈的讨论着校庆日的事情,平日里严肃的老师也没有来制止他们的意思。张佳乐回头看看孙哲平的座位。今天怎么这么晚还没来啊,他想道。


        8:00。校长开始进行例行讲话,张佳乐向后看试图寻找孙哲平的身影,未果。

        自己果然还是不够高一点呢。踮起脚还是被后面人遮住视线的张佳乐有些沮丧地想着。


        9:30。历经校长漫长的讲话和校方组织的冗长的仪式后的众人终于解放,一拥而散去自己班参加活动了。

        张佳乐还是想找孙哲平一起去逛,却仍没找到他。张佳乐也没多在意,想了想约了同班的林敬言一起去逛了。

        今天似乎格外的炎热啊,张佳乐这样想着,用手挡着光向天上看去。

       天空干干净净,一丝云朵都没有,显得阳光有些刺眼。

        仿佛是,刚刚离开的盛夏又不甘心地回来了一样。


        11:30。张佳乐被老师告知要提早去吃午饭。他匆匆忙忙地吃完了,赶到体育馆舞台的后台,坐下有人替他来化妆。

        他还是没见到孙哲平人影。


        12:30。张佳乐一切准备就绪,孙哲平还没来,老师派人去找孙哲平。


        13:00。孙哲平还没来。

        老师不得已,只能把他们的节目往后调。


        15:30。文艺汇演即将结束,孙哲平还没来。

        有一个同学冲了进来告诉张佳乐说孙哲平手伤又复发了。

        张佳乐其实早有预感,真的听到时却不愿意接受现实起来。

        “我知道了。”张佳乐打断了同学一长段的话,面无表情地站起来,走向门口。

        他本以为自己会惊慌,会不知所措,却发现并没有。他只是简单地找老师说明了一下,做出了要一个人上台的决定。他用最快速度给自己找完了伴奏,通知了主持人一声,然后就等着上一个人下台。

        到了候场的时候张佳乐有些浑浑噩噩的头脑才有些清醒过来。他想起前几天彩排结束时孙哲平说的话。上一个人下台,他走上台去。

        灯光打在了他的周围。张佳乐闭了闭眼,又重新睁开,对着台下的观众说道:“大家好……”

        自己说话还是显得有些底气不足,不如孙哲平。张佳乐想道,提高了音量:“我是高三(1)班的张佳乐。我今天要演唱的曲目是,《盛夏光年》。”


        孙哲平其实还是来了文艺汇演现场的。

        他到的时候正值张佳乐唱歌,纤瘦的少年唱起歌来却有着巨大的爆发力:

        放弃规则

        放纵去爱

        放肆自己

        放空未来

        他唱着,表情却是孙哲平从未有过的坚定。不,也许自己是见过的。孙哲平听着,想起了第一次见到张佳乐时他所说的,他要站到最大的舞台上去唱歌。那时候他的表情,大概也是这么坚定吧,孙哲平想。

        ……

        盛夏的一场狂欢

        来到了光年之外

        成长难道是人必经的溃烂

        狂欢么?孙哲平看向台下正陶醉在歌声之中,宛如陷入了一场狂欢的观众们,无声地笑了起来。那边的教授似乎也对乐乐的演唱很满意啊,他想着。

        我不转弯

        我不转弯

        我不转弯

        孙哲平站起身,走出了体育馆。走出门时耀眼好似盛夏的阳光一下子照得他睁不开眼睛。他用手挡了挡光,最后在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体育馆里张佳乐还在唱着,仿佛唱出了一整个夏天的喧嚣,与对盛夏那一场狂欢的祭奠。

        多好啊,孙哲平想,可是自己只能转弯。

        我不转弯

        ……







没想到我还能写出这么煽情的东西……

评论
热度(16)

© 慕厌 | Powered by LOFTER